乌镇|临水而立,择美而居

世上巧妙的设计大都有一个共同点:相对于现有的环境,既是沉浸又是重塑。20世纪上半叶最有影响的建筑师弗兰克·劳埃德·赖特(Frank Lloyd Wright)认为“建筑应与大自然和谐,就像从大自然里生长出来似的”。

水对于建筑而言便是如此:安静时能做背景,跳脱时便做元素;而建筑对于水而言,正是对当下环境的另一种解答。

水不仅生长万物,也成就了无数中国建筑。窄窄的乌篷船,泛着涟漪的碧水,载起乌镇与外界的交会故事。以河为街,以岸作市,临水构屋,枕水而眠。被流水分割,却又与水相傍——这便是乌镇千百年来生生不息的画卷了。




━━━━━━━━━━━━━

木心美术馆

乌镇的建筑早已与水相生相融,默契地并不需要辨认清谁是谁的延续。摇橹船儿穿桥过岸,轻舟逐浪间,一座收藏了过去、承载着将来的建筑体浮起水面,献出了对乌镇的礼敬——这里是木心美术馆。


乌镇是木心的故乡,木心美术馆是乌镇为纪念他所建——这样的关系,正像乌镇的水与其建筑般相生相息。木心美术馆是由贝聿铭弟子,纽约OLI事务所冈本博和林兵历时4年设计督造,宁静而清俊的线条呈几何造型起伏衔接,清水混凝土的条纹表层与巨大的落地窗如素颜般质朴简约。


浮动在水面上的,是木心先生一生追逐的美感。而藏于内部的,是如木心的诗一般动情的精神空间。这里展示了作为画家、文学家、诗人的木心毕生的心血与美学遗产,恰如他的一声“从前慢”,恰如一些美,不需要着急读懂,只需读着他,由旧而新的风景自会来。




微妙而深沉的蓝灰色构筑起美术馆的内部,相互连通的空间内被格栅窗切分成无数道光线,错综复杂且充满规则。局部光线穿透性地打在手稿、画作之上,这样的光,联结起木心与他崇尚一生的美,联结起美术馆与乌镇,穿透东西方文化,孤绝而超然。“风啊,水啊,一顶桥”,是木心先生对美术馆最为诗意的描述了。



━━━━━━━━━━━━━

阿丽拉乌镇

逐水而居大概是人类的本能,而江南水乡则无疑是理想居所之一。旅者所到之处,如果尚有一所结合自然景观与人文万象、舒适环境与舒心体验于一体的下榻之所,就足以令人心驰神往了。当乌镇之水开始与现代居所对话时,Alila乌镇这所酒店就应运而生了。



如果说结构是一切形态的根本,那么Alila乌镇的结构便是以原始的水乡生活与现代极简主义表现手法相结合,从江南水乡的原型中提取、抽离,错落叠成的大大小小的组合空间。网织般的水乡之境,被用最简洁的线条与几何“复制”到了这里。

抽象化的建筑片段散落在这片湿地之上,平添了一分浑然天成的诗意。自然为此处提供了湿地,而Alila乌镇选择在此打造成为休憩之所。水面以其原始形态存在着,隔离出酒店的不同功能区域,相分相连,阻而不隔。极度抽象化后的建筑留下了最直白的空间,交给了水乡独特的美学。



从不缺少惊喜的Alila似乎生来就是为了满足人们对居所的期待。125间现代艺术风格的客房被流水、光影、留白装点定义,水舍、云舍、花园别墅、泳池别墅各具特色,摒弃无用的细节,留存极简的东方韵律,留给旅者的既是体验也是解读。


以清朝本地蓝印花布作坊为灵感的酒吧“拷花亭”,以乌镇特色“水”为启发的SPA体验,以广阔的湿地自然景观为背景的户外泳池……迂回曲折的场所并未遮掩住视野,宛若驾于一只乌篷船,于水上尽兴,在水上栖居,穿梭于原始与现代的乌镇之间却不打破这层贯通着的宁静。

当建筑不再成为一种原始的庇护,就有了更多的含蕴。人们赋予建筑形态、结构、设计、色彩,将身处一地的钢筋水泥与其自然环境融为一体、相互对话,凝结起古今智慧,串联起东西灵感,再现与延续一种特定的美感。正如木心美术馆、Alila之于乌镇,与水相交,互为表达,偶尔碰撞出一点点火花,为生活气息再增一分和谐之音。



撰文|Alindy
图片|Rinka

转自公共号24HOURS(MY24HRS)

写于 2019 02-21游记 42

如非特别注明,文章皆为原创。

转载请注明出处: https://www.liayal.com/article/5c6e18b1c0ab13505eeefab5

你不想说点啥么?
😀😃😄😁😆😅😂🤣☺️😊😇🙂🙃😉😌😍😘😗😙😚😋😜😝😛🤑🤗🤓😎🤡🤠😏😒😞😔😟😕🙁☹️😣😖😫😩😤😠😡😶😐😑😯😦😧😮😲😵😳😱😨😰😢😥🤤😭😓😪😴🙄🤔🤥😬🤐🤢🤧😷🤒🤕😈👿👹👺💩👻💀☠️👽👾🤖🎃😺😸😹😻😼😽🙀😿😾👐👐🏻👐🏼👐🏽👐🏾👐🏿🙌🙌🏻🙌🏼🙌🏽🙌🏾🙌🏿👏👏🏻👏🏼👏🏽👏🏾👏🏿🙏🙏🏻🙏🏼🙏🏽🙏🏾🙏🏿🤝👍👍🏻👍🏼👍🏽👍🏾👍🏿👎👎🏻👎🏼👎🏽👎🏾👎🏿👊👊🏻👊🏼👊🏽👊🏾👊🏿✊🏻✊🏼✊🏽✊🏾✊🏿

评论

~ 评论还没有,沙发可以有 O(∩_∩)O~